手机网
微信

是时候考虑这些问题了:假如朝鲜全面开放旅游

2018年6月13日 9:29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北京)

  (原标题:是时候想这问题了:假如朝鲜全面开放旅游……)

  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3月底访问中国,到美朝峰会昨天在新加坡举行,朝鲜近三个月来逐渐向世界敞开对话大门,让外界对它未来的经济发展与对外开放充满遐想。在众多领域中,旅游业的发展备受期待。金正恩5月下旬一句“要把元山葛麻海岸旅游区建设成为世上独一无二的朝鲜式海岸城市”的指示,无疑是推广元山乃至整个朝鲜旅游业最有力的宣传语。若朝鲜重点打造旅游业,它会如何“大显身手”呢?

  “朝鲜式海岸城市”元山什么样?

  元山葛麻地区位于江原道,海岸线十分平缓。环环去年8月底前往咸兴市采访时,路过元山进行简短休整。这里的“明沙十里”海滩是朝鲜著名天然浴场,除此之外,还有“万景峰92”号邮轮等一些其他城市没有的旅游设施。据朝中社报道,正在建设的旅游区占地面积达数百公顷,新增设施包括十几栋宾馆、海滨浴场、露天舞台以及民族文化体验区等。

是时候考虑这些问题了:假如朝鲜全面开放旅游

停泊在元山市港口的“万景峰92”号邮轮

  平壤至元山大约180公里。环环注意到,连接两地的高速公路修建得较好,无论是前往朝鲜东北部还是东南部城市,一般都要到元山进行修整。另外,元山还有一座国际机场。

  《韩国经济》报道称,元山是继平壤之后,对朝鲜人第二大富有吸引力的城市。从1971年开始,“万景峰”号往返于元山港和日本新潟港之间,接送旅日朝侨以及运输货物。为了让第一次踏入朝鲜土地的侨胞能看到元山是一个国际性港口城市,根据朝鲜前领导人金日成的指示,高层建筑出现在元山。发展至今,元山已经同时具备优美的自然景观以及在朝鲜较为罕见的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韩国学者认为,朝鲜之所以开发元山,是因为这里是可以经过短时间打造为观光地区的最佳地点。

  是时候考虑这些问题了:假如朝鲜全面开放旅游

是时候考虑这些问题了:假如朝鲜全面开放旅游元山市海滨一角。莽九晨摄

  “朝鲜的海滨城市十分有潜力。”专注经营朝鲜深度游的中国机构INDPRK(IN朝鲜)创始人车英赫对环环表示,以元山为例,它的规划相对完善,区位和人口素质有优势,未来很适合发展成为一座新型旅游度假城市。据环环了解,截至目前,除了南浦、元山和罗先3个海滨城市,朝鲜其他众多海滨城市和近海小岛尚未开发。

  对于旅游业整体发展,朝鲜门户网站“我的国家”这样介绍:朝鲜本着自主、和平、友谊的理念,把发展旅游业看作为加强同世界人民的相互理解和文化交流、发展国家经济做出积极贡献的重要工作。

  “我的国家”网站介绍说,目前朝鲜共划分平壤地区、金刚山地区、妙香山地区、开城地区、南浦地区等9个旅游地区。每个地区有各自的特色,比如平壤是朝鲜首都,是国家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拥有众多独一无二的标志性景点和建筑设施;金刚山是朝鲜名山,景色迷人;开城是朝鲜第一个统一国家——高丽的首都,拥有板门店、高丽博物馆等景点。

  新趋势:观察老百姓生活

  “我觉得去朝鲜旅游让我看起来是个很酷的人。”2016年夏天曾和父母一起从丹东乘火车去平壤和板门店旅行的单女士告诉环环:“在我心里,朝鲜是一个很神秘的国家,尤其是西方朋友很难进入。而我的父母更想去看看另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过去的中国’。”

  车英赫对环环介绍说,中国去朝鲜旅游的游客一个主要群体是中老年人,他们大多抱着怀旧的心情,有的对朝鲜有某种情结,有的本身是当年志愿军的后代或家属。另一大国际游客群体是年轻人,他们抱有一种猎奇的心态,想要去看一个和世界大部分国家不同的朝鲜。

  根据车英赫的介绍,目前在世界范围内每年赴朝鲜旅行的游客人数已超过10万人次,其中80%来自中国。美国《纽约时报》2017年报道称,根据高丽旅行社总经理西蒙·考克雷尔的说法,每年前往朝鲜旅游的西方游客大约四五千人次,其中20%来自美国。

  车英赫告诉环环,对于绝大多数经营朝鲜游览的旅行社来说,最经典的路线项目不外乎平壤的金日成广场、主体思想塔、万景台革命故居,以及开城的板门店、成均馆等。“过去十年间,这些传统旅游项目基本没有改变。”不过,最近几年出现了一些更加新颖、有趣的“特色游路线”,比如端午深度游、平壤马拉松深度游、走进平壤市民家中的“劳动节深度游”等。

  在INDPRK今年开辟的“劳动节深度游”项目中,游客有机会去看一看朝鲜的合作农场,感受“社会主义新农村”,也可以参观纺织厂工人的宿舍,探秘朝鲜工人阶级的日常生活,还能夜游“朝鲜版迪士尼”——凯旋青年游乐场,体验当地青年的周末娱乐生活;而在军事主题的深度游中,游客可以参观神秘的人民军武器装备馆,乘坐米-17直升机俯瞰平壤。“这些项目旨在让游客更加贴近朝鲜老百姓实际的生活。”车英赫说。

  关于价格,英国人在中国开办的青年先锋旅行社的导游库莱沙曾对环环说,他们提供的朝鲜项目有50多种,价格从445欧元到1595欧元不等。

  “无论你走的是什么路线,是一两个人的定制游还是一二十人的团组游,在朝鲜旅游都要受到比较大的限制。”车英赫表示,所有赴朝游团组都需要有两个当地导游陪同,且不可以在行程以外随便自由走动。

  韩国人想去朝鲜听“平壤故事”

  今年4月的朝韩领导人历史性会晤在韩国带火了一批边境游项目。对于希冀南北和平、怀有故土情结的韩国人来说,朝鲜十分有吸引力。曾几何时,金刚山旅游项目在韩国备受欢迎。?

  1998年6月16日,出生在朝鲜江原北道通川郡的韩国现代集团会长郑周永(已故)以83岁的高龄“衣锦还乡”。与他“同行”的还有50辆5吨载重的卡车,上面装有500头牛。同年10月27日,郑周永再次访朝,并送给朝方501头牛。一个月后,朝鲜向韩国游客开放金刚山。直至2008年,韩国前往金刚山观光游客累计达195.6万人次。当年,有韩国游客误入朝方军事区遭射杀,该旅游项目被韩国政府叫停。

  年近60岁的韩国画家申璋湜是首批到金刚山观光的韩国游客。4月27日,韩国总统文在寅与金正恩在板门店韩方一侧“和平之家”2楼会议室握手合影时,他们身后的画作《从上八潭俯瞰金刚山》便是出自申璋湜之手。他对环环说,初见金刚山的感动令他念念不忘,“果然是我们半岛的山,没有丝毫的陌生感”。

  申璋湜回忆说,那是一趟四天三夜的旅程。从韩国东海港出发,乘坐“金刚”号游船航行一夜,抵达金刚山长箭港(朝鲜称“高城港”),之后换乘小船向金刚山迈进。“想把眼前的美景全部带回家,”申璋湜说,那时候一张照片的成本是500韩元,相当于一碗炸酱面的价格,“所以每张照片都拍得很慎重”。当时,他带了30多个胶卷,拍了上千张照片。1998年到2007年,申璋湜共去过10次金刚山。2007年最后一次去时,他在旅游区已经看到朝鲜人开始经营“包装马车”(路边摊),卖点心和大同江啤酒等。

  如果朝鲜旅游再次开放,会去看看吗?申璋湜表示,可以的话,他想驾驶越野车,从首尔一路开到平壤、新义州。接受环环采访的其他韩国人也都表示对朝鲜“十分好奇”。公务员韩娜莉说,如果有机会,她“不会犹豫”。她想和当地人交朋友,听听他们口中的“平壤故事”。一名50多岁的韩国男性告诉记者,朝鲜最吸引他的是“美食与风光”。他每次去中国出差一定会光顾那里的朝鲜餐厅。在他看来,朝鲜的泡菜比韩国的“更有滋味”。至于风光,他表示,虽然朝鲜半岛的山水有一定相似性,不过北侧的风景应该会更加“原汁原味”。

  当然,去朝鲜旅游还是会有顾虑。韩国影像设计师玄智然对环环说,南北民众在文化、情感上存在差异,去观光的话担心自己做出让对方觉得失礼的行为。上述韩国男性说,2008年韩国游客在金刚山的遭遇让他心有余悸。如果旅游开放,他会先持观望态度,看看到底是否安全。

  学者:朝鲜适合发展“全域旅游”

  美国CNBC网站援引韩国智库韩国海事研究所的数据说,2014年,朝鲜从旅游业赚到的钱在3000万至4360万美元之间。韩国央行估计同一年朝鲜的GDP为300亿美元。从数据来看,朝鲜旅游业的发展空间很大。2017年,韩国旅游收入为133亿美元。

  辽东学院旅游管理学院教授郑辽吉12日对环环介绍说,朝鲜开展国际旅游的时间不长。1988年,第一批中国公民旅游团从丹东出发,乘大巴经鸭绿江大桥前往朝鲜新义州进行“一日游”。1992年11月,丹东至平壤的旅游专列正式开通。2002年,中国公民赴朝旅游达到一个小高峰,全年约有7万人次。当年,朝鲜为纪念金日成诞辰90周年,首次推出“阿里郎”大型演出,这是吸引中国游客的重要因素。从除中国以外的国际游客来看,赴朝旅游的一个高潮是在1998年11月,也就是朝鲜启动韩国游客赴金刚山旅游项目的时候。

  郑辽吉表示,朝鲜的旅游资源比较丰富,诸如七宝山、三池渊、妙香山等自然景观很漂亮,还有高丽时期的历史建筑、王陵等人文景点。事实上,朝鲜是个适合发展“全域旅游”的地方,路线不一定非要集中在金刚山、开城,其他地区的景观也很好。

  车英赫对环环表示,朝鲜旅游最大的优势在于“其本身具有一定争议性”,能让游客感受到与众不同的政治和社会氛围。而朝鲜自己似乎也很清楚这一点:在旅游产品的推介中,“革命性”等元素常成为卖点。“朝鲜卖给游客的明信片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他们独一无二的革命标语。”单女士说。

  至于发展前景,车英赫表示,除了海滨旅游,“军工游”或许也可以成为选项之一。“很多军事爱好者对朝鲜的军事发展非常感兴趣,如果朝鲜能像俄罗斯那样,开放一两个曾经的军事基地,将会有极大的吸引力。”

  车英赫说,朝鲜旅游目前仍算是“蓝海”,很多人不知道也没有想过朝鲜是可以去旅游的。今后,旅游业或将成为朝鲜重点打造的一个“名片产业”,“一方面有助于拉动投资和消费,另一方面也可以有效改善国家形象”。

  谈到朝鲜旅游业发展的局限性,郑辽吉认为主要是基础设施落后,尤其是交通领域。以铁路为例,丹东到沈阳的陆路距离比丹东到平壤略长,前者的动车运行时间为一个半小时,后者则需要八九个小时,而且乘坐体验不太好。此外,位于丹东的新鸭绿江大桥中方已建好,至今未开通的很大原因是朝方没有修好道路,日后自驾游或受到限制。

  单女士表示,“朝鲜旅游业目前的接待能力很有限,同一时段大概最多接待十几个团”。车英赫认为,限制朝鲜旅游业发展的还有消费产品不足。“目前朝鲜能吸引游客消费的地方和商品太少了,有时我的游客在出行前问我,去朝鲜该带多少钱?我一般都回答,一两千元人民币就足够了,那里可买的东西很少。”

作者:  
编辑:徐俐

相关新闻

萧山网版权声明

    根据萧山网与萧山日报社和萧山广电局的合作协议,萧山网拥有萧山日报、萧山电视台、萧山人民广播电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的网上独家发布权,版权均属萧山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萧山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图片新闻

头条推荐

视频推荐

新闻 即时报 专题 视频 教育 房产 理财 家居 企业 健康 汽车 旅游 购物 萧网购 大江东 网络问政 湘湖社区 北干楼宇 大江东新闻网